主页 > 平板科技 >台湾新创盼外籍白领非降低成本,而是必须走入国际! >

台湾新创盼外籍白领非降低成本,而是必须走入国际!

台湾新创盼外籍白领非降低成本,而是必须走入国际!

昨日余宛如委员在立法院举办「新创产业迈向国际的因应与挑战」座谈会,并邀请民进党顾立雄、吴焜裕、陈曼丽等立委,国发会、劳动部等相关行政单位与会。希望广集新创事业的直接意见,并直接与行政部门沟通交换意见。会议一开始就邀请到 ProSiebenSat.1 杨致伟、台湾新创竞技场韩荷丽,以及蓬勃运动执行长徐正贤三位,用国际企业、外籍工作者与台湾雇主等三个不同角度,分享新创与外籍人士工作经验。

与会者:台湾新创走进国际,需要外籍人才推我们一把!

杨致伟认为台湾虽然技术优秀,但国际接轨能力不足,所以需要有混血新创能力来进入国际。在他观察,有许多台湾的优秀新创团队,正是因为台湾本土缺乏国际性人才,最终选择直接出走美国或中国。若要让台湾的新创公司能别的区域竞争者公平竞争,鬆绑国外白领是相当有效的作法。他并举硅谷三分之一都是移民子弟创办为例,新创公司第一天就必须以全球市场为目标。

他进一步表示鬆绑并不是引进低薪白领,而是为新创公司寻找一起探索未来的早期员工,薪资结构可以交给市场机制自行决定,但也希望仿照国外新创能以股份替代现金,降低新创早期资金吃紧,增加优秀早期员工的的参与意愿。但他也建议必须搭配总量管制,表列外国人士参与的核心职能,针对的特定行业限制。

目前在台湾新创竞技场工作的韩荷丽则分享自己身为美国在台的工作经验,她 2005 到台湾后立即感受到台湾人对于换工作不甚友善,一开始只能教英文,而后也遇到要连续工作五年才能拿到永久居留证的问题。并且她从自己在台湾新创竞技场工作的立场表示,台湾新创有极大的外籍人士需求,但往往雇用外国人的法规问题就是一大难关。她认为新创事业引进外籍员工有以下特点:1. 外籍员工跟本国在职缺上有明显分工,不会佔用原台湾人的工作机会。2. 台湾需要对外的扩展人才。3. 外籍工作找会对台湾认同感增加。4. 能进一步增加台湾的商业国际化程度。

台湾新创盼外籍白领非降低成本,而是必须走入国际!
余宛如、顾立雄与陈曼丽三位与会立委

而蓬勃运动执行长徐正贤则更是以林书豪为例,表示若依照现行就业服务法,林书豪「只有」哈佛大学经济学学士资格,是无法来从事「经济」相关工作的。而徐正贤所聘用许多在法国、美国都有教练证的员工,但因国内行政机关怠惰不受理,无法证明「其专长」,只能凭藉其「硕士」学历证书。「政府根本没搞清楚,台湾新兴产业需要什幺样的人才!」徐正贤说。

台湾新创盼外籍白领非降低成本,而是必须走入国际!
本次座谈会吸引不少创业者与外籍人士参加

在三位原定人士发言完毕以后的问答时间中,在场同为新创企业的 Sudo 执行长林宛静表示,正是因为台湾产业无法升级,无法带动薪资结构成长,不仅无法聘请台湾的专业人才导致出走,产业国际化程度也甚至输后来崛起的新加坡。而产业升级其中一个关键就在于国际化的程度不足,因此现在反而更需要国际人才来突破恶性循环。

官方回应:推动「双轨制」、并讨论总量管制以及特定适用产业

劳动部劳动力发展署署长刘佳钧随后表示,目前的修法方向已于去年就在行政院报告过了,但由于修法困难,想先以行政命令作调整。目前针对外籍人士导入点数评点制度的双轨制。但他也表示,政府在专业性、技术性的认定会是一大瓶颈。

第二则是表达会对总量管制,跟限定产业作为接下来的修法方向,不过也希望凝聚更多的社会共识,讨论出最后施行总量与产业别。他另外表示,也将对现有的 36 万产业移工研拟鬆绑,对在台工作超过九年,每年大概 3000 名的资深移工以留 2000 人的总量概念,转成不受限制的技术人员。

问题与争议:是否恶化台湾低薪现况,排挤本国劳工权益?

其实,开放外籍白领议题已在与论中讨论一段时间,许多对劳动议题关心的政党也纷纷表达立场。例如时代力量日前就在 官网发布 对鬆绑白领外劳门槛限制之声明,认为鬆绑很可能会拉低薪资水準,并有大肆对中国开放的疑虑。而 社会民主党 也在官方脸书上表示,目前的放宽政策,其实是企图以低薪压低成本的旧发展模式。

不仅如此,在会后余宛如的官方脸书上也涌入不少对该议题关心的网友,并表达是否会有压缩到台湾劳工权益的疑虑。不过余宛如委员也亲自回文,这次的鬆绑外籍白领完全与中国是切开的,「中国白领开放需要循两岸关係条例,送立法院审查」。

今日的这场座谈会不只是让创业者讲自己的故事,更是从每个案例中发现问题,让新创业者的声音直接被相关部会听见,政策制定时才不会有隔靴搔痒的感觉,甚至是造成各方争议,让开放的美意被拖延。台湾需要更明确的人才、人口政策,针对有疑虑的修正法案先暂停,但对于急迫的需求应该迅速讨论并解决。     很高兴今天这幺多人与会讨论,并提供了许多宝贵的意见,道出台湾新创所面临的挑战,未来我们也将持续努力。

由  余宛如。

另一个可以接下去关心的议题是:不管现在的高阶也好,或鬆绑后的较低薪白领,他们所适用的劳动法规为何?在台湾外籍工作者,其实都是一律适用过去以製造业思维设计的我国劳动基準法。若没有正视国内、外籍人士一同应有的劳动权益,很可能即使鬆绑外籍白领后,也因劳动条件不佳造成人才不愿进入的窘境。修改劳动基準法本身,甚至专为白领工作设计「电传劳动」专法,都会是下个阶段国内与外籍人士一同该面对的重要议题。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EV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