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介绍设计 >书以罕为贵 >

书以罕为贵

书以罕为贵

书以罕为贵,其实是为可否给予读者启发为贵。当然亦不会限于价值连城的孤本。

节录自周懿德专栏

在回答这问题前,应该要问:「还有人看书吗?」

科技发展令书本作为讯息传播的功能大大减弱:要快,要有声有色,要互动⋯⋯在网上这些内容都源源不绝,足以代替书本。

但却不能取代书。

书本所给予读者的,不单单是书本的内容——由看到封面,把书拿上手,感受到纸张的质感,到翻阅每一页,看到标题、内文,其字体行距的选择到插图的运用等等,都给予读者一种体验。

这些体验都是机器载具未能给予到的。

载具一词,由网上阅读兴起而产生。书中的内容其实可以抽出而放在不同类形的载具(阅读器),而不减阅读兴趣。

而这意味着内容与其阅读器之间可以没甚关係。

但书本跟其载的内容会是如此疏离?而阅读兴趣会否不变?

有一本名叫「脑闭塞」 ( Writer’s Block)的书,三吋乘三吋,七百八十多页形似砖头(Block)的书,包含了一个Block从名词转折到动词的意念。而其开本已预设了一个写作的规则——内容必须短而精炼。这些都能启发读者,间接实现这书想给予读者的目的。

但若看网上版本,把三吋乘三吋放大于萤幕上,所有意念跟启发都被抹杀,也不是味儿。

书本印刷出版后,如硬照沖印出来后,内容不能修改,好像把某个时空凝固下来。所以,读旧书,看其行文,用字,甚至一些微细的资讯如售价,发行地等等,亦能表达书本发行时期的一些面貌。

例如看四五十年代出版的国内书本的变化,可以看到行文直版从右至左,到横版从左至右;从正体到简体文编写;版权页内出版社的转变;甚至售价由国币到人民币,而售价由几毫子到几千圆等等,都是一些引人入胜的故事。

若果有很多人都在追求以上这些有趣阅读经验,和那些引人入胜的故事,而书本供应又不甚充足的话,那书以罕为贵了。

零九年香港开始有旧书拍卖会。好一些封尘的旧书,忽然吐气扬眉,身价往往能与一些古董相比,便应验了书以罕为贵一说。

但炒卖过剩,书本变成商品,便失去其知识传承,启发创意的意义。

书以罕为贵,其实是为可否给予读者启发为贵。当然亦不会限于价值连城的孤本。

节录自周懿德专栏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EVANT